走近器官捐献协调员:奔走在生死之间的“摆渡人”_一起励志网
励志语录_青春励志文章_一起励志网

励志语录_青春励志文章_一起励志网

一起励志网为您提供励志名言,励志文章,名人名言,正能量句子,名人励志故事大全,经典语录等励志资料信息。人生路上总有坎坷挫折,遇到困难时多看看励志的名人故事,我们和您同行!激发正能量,一生励志,从一起励志网开始.

菜单导航

一起励志网 > 经典语录 >

走近器官捐献协调员:奔走在生死之间的“摆渡人”

2020年02月16日 04:28:47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刘渝能

核心提示

东方网-东方新闻-中国新闻-走近器官捐献协调员:奔走在生死之间的“摆渡人”-器官捐献 捐献 协调员 OPO 捐献器官

原标题: 走近器官捐献协调员:奔走在生死之间的“摆渡人”

  原标题:走近器官捐献协调员:奔走在生死之间的“摆渡人”

  [社会37度]

  编者按:这里的文字没有浮华,没有空谈,没有“标题党”。信息轰炸的网络时代,我们只希望安静记录身边的故事,关注冷暖人生,带你触摸社会的体温。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月3日电 题:走近器官捐献协调员:奔走在生死之间的“摆渡人”

  记者:张尼

  数据显示,目前中国的器官捐献数量已位居世界第二,仅2018年就完成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6302例。那些无法用现有医疗手段救治的病人,最终以另一种方式让生命得到了延续。

  一边是逝去,一边是重生,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是这场生命接力的“摆渡人”。

2019年12月16日13:30 ,北京佑安医院内,一位56岁的男性患者被从ICU推入手术室,进行器官捐献手术。中新网记者 张尼 摄

  2019年12月16日13:30 ,北京佑安医院内,一位56岁的男性患者被从ICU推入手术室,进行器官捐献手术。中新网记者 张尼 摄

  奔走在生与死之间的“摆渡人”

  2019年12月16日13:30 ,北京佑安医院内,一位56岁的男性患者被从ICU推入手术室。因为脑干出血严重,患者已经没有救治希望,家属最终做出了艰难的抉择:捐出亲人的器官。

  一个小时以后,患者的肝脏、肾脏被从身体中取出,随后按照计算机系统的分配,提供给了不同的受体。此后,他的生命将在两个未曾谋面的陌生人身上得到延续。

  这是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刘源成功协调的第184例捐献者。

  发现潜在捐献者、联系捐献者家属、宣讲捐献政策和法规、协助完成捐献……生与死,是刘源和他的团队每天都在面临的话题。

  “我当过11年的临床医生,这期间看过太多肝硬化晚期、肝癌的患者,因为没有等到合适的肝源,不得不面临死亡的结局,作为医生很无奈。”

  40岁的刘源曾是北京佑安医院的一名肝胆外科医生,现在的身份是北京佑安医院器官捐献办公室(OPO)的负责人。

  2007年《人体器官移植条例》颁布实施,标志着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工作进一步走上了法制化和规范化的轨道。

  2010年3月,中国正式启动人体器官捐献试点工作,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这一职业随之产生。

  2014年,在肝胆外科干了11年的刘源,放下手术刀,成为了一名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

  当时,很多人都还没有听说过这个职业,甚至刘源的父母一开始都不太能理解他的选择。家里好不容易培养出一位受人尊敬的医生,为什么不干了?

  但刘源知道,虽然不再做临床医生,他的这个选择却能让更多生命得到延续。

  近年来,中国器官捐献的相关法律法规在不断完善。如今,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是中国器官移植供体的唯一合法来源,这就需要有像刘源这样的专人来进行协调工作。

  5年多的时间,他和自己的团队先后接触了超过500例患者的家属,成功协调了180余例器官捐献。

因为病人随时有去世的可能,每一次器官捐献协调都是在和时间赛跑。中新网记者 张尼 摄

  因为病人随时有去世的可能,每一次器官捐献协调都是在和时间赛跑。中新网记者 张尼 摄

  每一次协调都是在和时间赛跑

  谈论死亡总是个沉重的话题,特别是对于失去亲人的人来说,更是如此。

  “一开始,甚至不知道如何和他们开口谈论这件事。”

  刘源回忆,他当年接触的第一个捐献者,是一位来自单亲家庭的15岁男孩。男孩因为脑胶质瘤无法治愈导致脑死亡。面对痛苦的父亲,刘源不知道该怎样说出“捐献”二字。

  “那天孩子的爸爸和我聊了三个多小时,一直在回忆过往的生活情景,后来我俩去医院附近的小饭馆吃了一顿饭,两个人喝光了一瓶二锅头,他哭了,我也跟着哭……”

  最终,这位父亲选择捐出孩子的器官,男孩捐出了心脏、肝脏、肾脏、肺脏和角膜,挽救了5个人的生命,还让盲人重获了光明。

  当然,并不是每一次协调都会这样成功。

  很多时候,尚在悲痛中的家属不能理解,为什么刘源要和自己提出这样“残忍”的事。挨骂也就成了家常便饭。

  “家属都有情绪激动期,接受亲人即将离世的现实是需要时间的,但是另一方面,病情不等人,很多病人的生命最后是以分钟进行倒计时的,我们不得不抓住每分钟。和家属谈捐献的时机其实很难把握。”

相关文章